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V Lin

手握神槌的職人經紀人?

已更新:5月22日



那日在葡萄酒講師Patrick Chen DipWSET 陳上智 主辦的 ACE Awards 台灣女子愛思葡萄酒大賞上半場結束後,V Lin在外頭的吧台邊站了一會兒等待公佈盲飲的酒款名單。  「我可以請問妳怎麼稱呼嗎?」  有位我助理評審走向她。  「我是V,我們是這次協辦的經紀公司。」  「去年也有看到妳,這大賽很棒,我希望還有下一年。」  肯定有下一年,因為在還沒達到目標前,公司做的一切都還是漣漪,不成漩渦。  公司在尋找職人和種子職人時,不斷的碰到一個現象。  「我是懷才不遇。」  你真的是懷才不遇?經紀人沒有這麼偉大,也不會濫用人脈圈為了成就你的原地打轉。  無論是什麼行業,別人看不到你,就代表你並沒有值得被關注的地方,又或者是說,你並沒有努力讓自己有值得關注的地方。  對於職人,最大的恐懼,叫做後進的湧流。平時沒有強力的吸收領域內的專業知識、沒有想盡辦法進修、沒有增進自己各方面的視野,很快,就會被淘汰。  社會改朝換代快速的可怕,我們誰都沒資格認為自己很勇,或是無法被取代。  經紀人的存在,其實是把現實實實在在的做成一把神鎚,搥的你措手不及,你才會更加緊繃的鞭策自己,若要用具體的形容詞表現經紀人和職人之間的關係,也許真的能比照神鎚與雷神,沒有雲朵之間的電荷,又怎麼需要掌管雷電的使者呢?

那日在葡萄酒講師Patrick Chen DipWSET 陳上智 主辦的 ACE Awards 台灣女子愛思葡萄酒大賞上半場結束後,V Lin在外頭的吧台邊站了一會兒等待公佈盲飲的酒款名單。


「我可以請問妳怎麼稱呼嗎?」


有位助理評審走向她。


「我是V,我們是這次協辦的經紀公司。」


「去年也有看到妳,這大賽很棒,我希望還有下一年。」


肯定有下一年,因為在還沒達到目標前,公司做的一切都還是漣漪,不成漩渦。


公司在尋找職人和種子職人時,不斷的碰到一個現象。


「我是懷才不遇。」


你真的是懷才不遇?經紀人沒有這麼偉大,也不會濫用人脈圈為了成就你而原地打轉。


無論是什麼行業,別人看不到你,就代表你並沒有值得被關注的地方,又或者是說,你並沒有努力讓自己有值得被關注的地方。


對於職人,最大的恐懼,叫做後進的湧流。平時沒有強力的吸收領域內的專業知識、沒有想盡辦法進修、沒有增進自己各方面的視野,很快,就會被淘汰。


社會改朝換代快速的可怕,我們誰都沒資格認為自己很勇,或是無法被取代。


經紀人的存在,其實是把由現實實實在在做成的一把神鎚,搥的你措手不及,你才會更加緊繃的鞭策自己,若要用具體的形容詞表現經紀人和職人之間的關係,也許真的能比照神鎚與雷神,沒有雲朵之間的電荷,又怎麼需要掌管雷電的使者呢?


留言


bottom of page